北京炒股开户

第八十九章 不要,停……

介绍:本书简介书名:小阁老作者:三戒大师推荐:荐票推荐书签:加入书签举报:

   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pzv403.cn提供的全本小说 - 《小阁老》 第八十九章 不要,停……
    大圣湾码头,赵公子用望远镜看着吴县的船队缓缓离去。

    他也小小松了口气,对江雪迎笑道:“妹子真厉害,让你说着了,杨知县挺知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兄长谬赞了。在苏州城当知县自然消息灵通,八面玲珑,”江雪迎微微一笑道:“知道兄长是他得罪不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小孩子家家的,有什么得罪不起的?”赵昊摇摇头道:“他怕是猜到我们的意图,不想趟这浑水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有可能的。”江雪迎微微颔首,掩口笑道:“这么大个太湖,昆山枪手营却能一下就找到匪巢,让人没法不多想呢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想去吧。”赵昊两手一摊,哈哈大笑道:“反正就这么巧,你说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着话,一边往村里走去。

    村口,俘虏们正在民兵的监视下挖沟。金科准备绕着村子修一条壕堑,然后垒砌营墙,以防被人偷营。

    幸好伍记的船上,有一批赵昊之前给昆山订购的铁锨镐头之类的工具,不然这活儿还真不好干。

    踩着壕沟上的木板进去村子,便见伍记的伙计和昆山民兵们在闹哄哄的修葺营房。

    他们就地取材,从村尾的那些废弃民居中,摘下尚可堪用的瓦片,拆掉还算完整的门窗,还有墙上的青砖方石,准备集中将村头的几排房屋修好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仅仅一天多的时间,就已经完成了一半的工作量。有十几间民居足以遮风挡雨,让将士们今晚不用睡在船上了。

    “兄长,小妹去看看,我们的物资清点好了没。”走到充作库房的院门口,江雪迎朝赵昊盈盈一福。

    “好,妹子,我也去看看俘虏审讯的怎么样了。”赵昊笑着点点头,也走进了对面充作枪手营营部的院子。

    赵昊一进去营部,就听到西厢房里传来呜呜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闹哪样?”赵昊问一声。

    “回公子。”院里值守的独臂老兵忙起身行礼道:“金营长在审问那姓刘的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昊点点头,走过去随手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就见西厢房中,那刘员外的公子刘及,抱着胳膊蜷在角落里,哭成了泪人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金科和那童梓功一脸尴尬的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情况?”赵昊好奇的看看刘公子,怪可怜的呢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一问三不知,也不知是不是装傻。”童梓功讪讪道:“小的就吓唬了吓唬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吓唬他了?”赵昊在金科让出的位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童梓功挠挠头,却不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以属下之见,这孩子怕知道的真不多。”金科接过了话头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知道,跟着瞎掺和什么啊?”赵昊从桌上捻起粒蚕豆,丢中刘及的脑袋。

    小刘便带着哭腔道:“我爹让我跟王管家来的,说要让我英雄救美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样熊样,还想英雄救美。”童梓功变态的舔舔嘴唇。

    刘英雄被吓得鼻涕老长。童梓功一瞪眼,他又赶紧吸了回去,惹得老童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王管家什么都知道了?”赵昊等他笑够了,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刘及点头如啄米,死道友不死贫道。“他在我家二十多年了,是我爹最信任的管家。我爹在南京的时候,家里的事情全都是他说了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他带下去,弄姓王的过来。”赵昊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走吧,小少爷。”童梓功嘿嘿笑着搓手上前,刘及吓得直往墙角钻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没毛病吧?”赵昊看得有些皱眉。

    “没,就是有点变态。”金科想一想,老实答道。

    ‘那还叫没毛病?’赵公子暗暗嘟囔一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王管家被带上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背着双手昂着头,脸上伤痕累累,却气定神闲的走进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呃,好吧,背手是因为双手被反绑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王管家见惯风雨,自然不是吓成鹌鹑的小少爷能比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嘴硬的很。”金科小声对赵昊道:“昨天审了一宿,也没撬开他的嘴。”

    赵昊点点头,对王富贵微笑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。”王富贵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余六可全都招了,你叫王富贵。”赵昊笑道:“是洞庭商会副会长刘正齐的大管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王富贵,我也不认识什么余六。”王富贵明显有恃无恐,淡淡道:“不过我东家的确是你们不能得罪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我家公子连徐璠都不放在眼里,你东家算个屁?!”金科啐一口。

    王富贵嘴角抽动一下,他东家的后台好像是徐璠的弟弟。

    便闷声道:“反正别想从我嘴里套出一句话来。”

    “刘正齐到底给你多少钱?”赵公子双手支在椅背上,托着下巴问道:“让你这么死心塌地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收买我吗?”王富贵不禁冷笑道:“你出得起这个钱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出不起?”赵公子笑眯眯问道:“说吧,本公子多少钱能收买你?”

    “哼,笑话。”王富贵目光稍一游移,旋即哂笑一声道:“受人所托、忠人之事,老子岂能见利忘义?”

    说着他把胸脯一挺,气概十足道:“要杀要剐尽管来吧,但凡皱皱眉我‘王’字倒过来写!”

    “好样的!”赵昊一拍椅背,不禁大赞道:“本公子敬你是条汉子!绝对不能让你再受一点疼了。”

    盏茶功夫后,王富贵被扒光了衣服,只留一条犊鼻裈,用绳索在床上绑成了个‘太’字。

    十个民兵各拿着一簇羽毛,在他的腋下、脚心、肚脐、肋部、耳朵等处慢慢悠悠的挠啊挠啊。

    金科捂着脸,心说挠痒痒有什么用?难道公子跟童梓功是一类人?

    谁知王富贵也就是扭曲着身子强撑了几息时间,就开始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一旦笑开了,就再也刹不住,不到盏茶功夫,他便笑得全身痉挛,眼泪鼻涕直流。

    “停,不要,停……”然后便没出息抽泣起来。“求求你了,不要,停啊……”

北京炒股开户    ps。第三章,今天让大家久等了,明天五更哈~

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