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炒股开户

第四百九十四章 识回眼前

介绍:本书简介书名:陌黎九天作者:叶诺海微推荐:荐票推荐书签:加入书签举报:

   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pzv403.cn提供的全本小说 - 《陌黎九天》 第四百九十四章 识回眼前
    沈陌黎并未再去与汤圆去谈帝魂之事,汤圆虽有意隐瞒,但事情的过往是如何,沈陌黎此刻并不急于想去知道。

    她看得出在自己与帝魂之事上,汤圆知晓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多。仅是汤圆不主动说,她便决定等。

    璞辰剑虽没了剑灵,但终归是一把利剑。她那一剑刺下,估摸着让帝魂沉眠半月许不是多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帝魂乃是邪帝魂魄分化,在万年前因邪帝强行扯碎重伤的三魂六魄,才使帝魂在万年里,境界难以恢复往日。

    纵然在万年时光里,它始终依附在星凰传人身上。然而星凰之力却始终与它一同沉眠,未能助得其传人有多少修为上的突破。

    这也成为一道瓶颈,限制了帝魂在万年间实力的恢复。

    人生百年,千世轮回间,帝魂常年沉眠,虽不断将星凰传人的修为尽数夺为己用,但因星凰对帝魂损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压制,使得星凰传人每一世叠加的修为,对帝魂实力的恢复而言终归是杯水车薪。

    沈陌黎的意识极快的归位识海,在昏昏沉沉中渐渐醒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四周虽仍是被漆黑所笼罩,但远方的光亮却也渐渐穿过黑暗,给这片暗不见一尺的地方带来了少许光亮。

    那缕光宛如暖日,却又显得略为诡异。

    在这片不属于三国六海的神秘地境里,万雷交错乃是藤蔓所化,水帘乃是人为而生,这缕光,自然也不可能是阳光照入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生不得来,死不得出的封闭地。莫说是人,就连自然中一切平常的事物,都难以渗透入这片静寂之地。

    沈陌黎初睁开眼,便见到那缕缕薄弱的光,穿过自己,将原被黑暗遮挡住的沙族人呈递到眼前。

    若干惊慌的面孔,在这时逐一展现到沈陌黎的眼底。

    他们默不吭声,仅是恐惧的看着沈陌黎。

    早前虽有黑暗遮挡,使他们看不清受帝魂控制的沈陌黎与汤圆之间发生了何事。但二人间的对话,隔着黑暗传入他们耳中,却是听得分外真实。

    不知沈陌黎早前的识海受帝魂所控,此时的沙族人便将早前的话,当做沈陌黎本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沙族人竟不知沈陌黎究竟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他们仅是望着沈陌黎不语,暗中寻找着可能的退路,目光中的不安,却把他们心中翻江倒海的疑惑与恐惧泄露无疑。

    借着微弱的光,沈陌黎虽看得不是十分明了,但沙族人隐约透露的不安却已然告诉她,早前帝魂必借着她的躯体做过何等令沙族畏惧的事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由沈陌黎躯体中窜出的汤圆,巧然见得这一幕。它努努嘴,对着沈陌黎安抚道:“娘亲,这些沙族人胆小如鼠,想来是被方才的黑暗惊着。我们还是快些想办法,离开这地罢?”

    汤圆的话说得极为灵巧,它知晓沈陌黎极为在意的事,便是带沙族人离开这万雷之地。

    提出这迫在眉睫需做的事,纵然沈陌黎还在意于沙族人情绪的变化,却绝不会再去多想。

    果然,在汤圆的提醒下,沈陌黎略是皱眉,心中对沙族人的反应虽仍带疑惑,却也将目光由沙族人身上移开,看向茫茫漆黑里,寻找着那门锁的所在位置。

    微弱的光虽将四下照出了轮廓,但想在光晕里找到掌心大小的锁,却并非易事。

    若是想到什么,沈陌黎突然意味不明的拔剑,将璞辰剑的剑刃沐浴在微光当中。

    虽没了剑灵,但锋芒毕露的剑刃映衬着阳光,仍有缕缕寒意倾泻而出,惊得旁侧的众沙族人忍不住一阵发颤,瑟瑟往后退去几步。

    在这个危险纵横的地方,沙族人本就似随意能拔除碾碎的一叶弱草。他们魔道境界低弱,稍是有点风吹草动,就能让他们到草木皆兵的地步。

    加之他们对神兵的见识薄弱异常,在这惊慌里更难以辨认出璞辰剑中剑灵的离开,更不会明白剑灵离开,对璞辰剑的影响。

    他们仅是见着剑刃上折射出的光,便心惊胆战的往黑暗里缩了缩。

    在这些流离失所的岁月里,他们无数次的后悔于自己往日里的过分安逸。但却忘了,在险境中亦可强化自身。

    如同往常一般,遇到了他们感觉是危险的时刻,沙族人的眼底心底,便仅剩下躲闪。

    早前,他们意外领略过璞辰剑的威力,此时纵然剑刃上没了早前看到的那丝丝碧绿锋芒,可缕缕锋芒仍是让他们觉得如无数小刀划入了他们的心扉。

    在剑的锋芒里,他们感受到的除了心慌,便是无法抵挡死亡的绝望。

    倒是汤圆,见到剑刃上消失的碧绿,眸底的失落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素日,它并不喜璞辰剑灵。但璞辰剑灵终归与它同为护得沈陌黎安好,虽素日里并不友好,但同为一人的情谊,让汤圆在此时并不能适应于璞辰剑灵在朝夕间的忽然消失。

    见惯了生死,但因璞辰剑灵的平白消失,还是让汤圆感受到一股令人落寞无比的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它虽明了此时在沈陌黎面前提及璞辰剑灵,无异于伤口抹盐之举。

    但沈陌黎手中的星灵草,又在不断暗示着汤圆,璞辰剑灵之事必然与星族有关。

    犹豫中,汤圆匆匆跳跃上沈陌黎的肩头,若有所思下才犹疑的附到沈陌黎的耳畔,低声问道:“娘亲,璞辰剑灵呢?”

    作为星凰玄朱,汤圆虽知这般问,势必会引起沈陌黎的忧虑。

    然而,凭着自己往昔对星族的了解,汤圆又觉得自己知晓星族之事远比沈陌黎更多,想来在知晓璞辰剑灵的具体情形后,因会多少想到些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岂料沈陌黎仅是略微摇头道:“它去云游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一个踏步朝着剑刃锋芒照耀到的一处极为不明显的闪耀处飞去。

    璞辰剑一事发生得蹊跷,她并不打算随意告知汤圆。

    并非是对汤圆的不信任,只不过觉得事情在理清前,她说得越多,也不过是平白增添汤圆的烦恼罢了。

    仅是沈陌黎的话,却让汤圆眉心微蹙,一时摸不清沈陌黎的用意。

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