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炒股开户

第六百零九章 督办川东团练!

介绍:本书简介书名:韩四当官作者:卓牧闲推荐:荐票推荐书签:加入书签举报:

   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pzv403.cn提供的全本小说 - 《韩四当官》 第六百零九章 督办川东团练!
    新租的院子收拾好了,江宗海甚至差人去安稳镇买来不少生活用具,可韩秀峰左等右等却没等着妻儿,也没等着陈虎等人的家眷,反倒把老丈人和江北厅举人刘山阳给等来了。

    坐下聊了一会儿才晓得,原来陈虎的媳妇红儿刚帮陈虎生了个大胖小子,葛二小的媳妇也跟着帮葛二小生了个闺女,从慈云山到这儿不是一两点远,琴儿又不放心让她们留在慈云,于是决定等满月之后再过来。

    说完家事说正事,段吉庆不无激动地说:“志行,有你在这儿坐镇,城里不再人心惶惶。前些天皇上下旨赐前去贵州平乱的四川提督万福巴图鲁勇号,结果传到巴县谁也没当回事,都说他只是巴图鲁,你是色固巴图鲁,他获赐的那个勇号哪有你的勇号威风!”

    韩秀峰禁不住笑道:“勇号其实都一样,没有高下之分。万提台之所以只是巴图鲁,前面不带武勇、勇武或色固,十有**是这两年皇上赏赐得太多,把那些专属勇号给用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啥原因,反正他这个巴图鲁就没你这巴图鲁威风。”刘山阳也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私下说说没事,可不能传到万提台耳里,不然他一定不会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放心,他远在贵州哪晓得巴县的事!”段吉庆笑了笑,接着道:“你坐镇羊角大营办理防堵,既是保綦江平安也是保巴县。孙五爷逢人便说全县父老都欠你的人情,都得念你的好,他甚至打算过段日子去慈云山小住两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慈云寺做啥子?”韩秀峰下意识问。

    “去慈云书院执教!”

    “他老人家亲自去执教,这个人情可欠大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段吉庆开口,刘山阳就笑道:“他还说欠你人情呢,再说这天气越来越热,城里根本没法呆,慈云山多凉快,他与其说是去执教的,不如说是去避暑的。”

    “山里是比城里凉快。”韩秀峰微微点点头,想想又问道:“听说黄大人是从湖南入川的,曾路过巴县,你们有没有见着?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朝天门迎了,只是那天人太多,挤了半天都没见着人。”段吉庆想了想,又说道:“这位黄大人跟前几任制台不一样,只在道署住了一晚,见了下府台、镇台和府學教授、县學教谕,第二天一早就启程去了成都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刘山阳不解地问:“志行,据说制台大人走前曾派人来你这儿巡视,你难道没见着那人?”

    “人我是见着了,姓李,叫李阳谷,在我这儿也只住了一宿,第二天一早就跟换防的勇壮去了松坎。不过到了松坎之后他没从原路回来,竟让黄老爷帮着雇了两条船,由松坎河去了綦江,说是要亲眼瞧瞧我四川协济贵州的粮饷走水路究竟好不好转运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事没他说得那么简单。”刘山阳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始真,你这话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据说不少學子去學台那儿告过状,學台又上折子告御状,弹劾臬台和一些地方官员词讼拖延,折辱學子。有传言说黄制台正在奉旨查办,说派了不少人在微服私访。”看着韩秀峰若有所思的样子,刘山阳低声道:“杜兴远这几天如坐针毡,我们来前他刚去江北拜见过段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始真这一说我想起来,制台大人路过巴县时连祥庆都没见,反而召见教授、教谕,走前甚至召集过钱厚德,可见皇上就算没下旨命他查办,在赴任的路上也应该听说过一些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查查有好,有些地方官是越来越不像样了。”

    韩秀峰话音刚落,本该在营务处坐镇的费二爷竟提着一篮子甜瓜走了进来,段吉庆和刘山阳急忙起身让座。

    费二爷放下篮子坐下笑道:“就几句话,我待会儿就得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二爷,啥事?”

    “张之洞那娃从松坎回来了,正在收拾行李,打算明儿一早就动身去成都。本来打算过来跟你辞行的,听说你这儿有客,就托我把这篮瓜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之洞前些天之所以也跟着换防的勇壮去松坎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不亲眼看着地藏团随商队启程去他爹张瑛麾下效力不放心,现在商队出发了,羊角大营这边又没啥事,他自然没继续呆在这儿的必要。

    韩秀峰权衡了一番,抬头道:“二爷,劳烦您老帮我写封引荐信,让他抵达京城之后去拜见下文祥。”

    费二爷下意识问:“写封书信容易,只是把他推荐给文祥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满腹经纶,文章做得也好,可终究太年轻太顺了,要是能金榜题名自然好,可要是名落孙山咋办?京城不比贵州,他爹、他岳父和他老师在京城又能有几个朋友,就算有又能办得成啥事,所以咱们得未雨绸缪帮他想条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这么说,可把他推荐给文祥,真不如把他推荐给肃顺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肃顺大人那边不缺人,文祥那边就不一样了,不但缺人,并且缺像张之洞这样的正统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想到“厚谊堂”最需要得到的便是士林的认可,费二爷不禁笑道:“行,我这就去帮他写。”

    提到明年的会试,刘山阳一脸尴尬地说:“志行,我不打算再考了,人贵在自知之明,就算去十有**也中不了式。”

    韩秀峰忍不住问:“再考一次就算中不了式也能参加大挑,为何不去,是不是担心盘缠?”

    “盘缠倒是小事,京城那么远,我是真不想再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事可不能轻易放弃,你再想想,想好了再作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就不去,能中举已经很不容易了,整个江北厅拢共才几个举人老爷。”段吉庆岂能不知道刘山阳究竟怎么想的,禁不住笑道:“志行,要不你看着给始真安排个差事,让始真在你这儿效力,用谁不是用,用外人真不如用自个儿人。”

    “爹,我是担心耽误了始真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“志行,真没啥好耽误的,真要是去考那才是虚度光阴呢,”刘山阳急切地说。

    韩秀峰见他决心已定,只能答应道:“行,那你就留在羊角大营,先在营务处熟悉营务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个儿人,这有啥好谢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众人刚回过头,就见陈不慌领着綦江知县的家人张二走了进来,他们身后还有两个铺司兵,正抬着一个专门用作装题本的箱子,箱子上还贴着一张封条。

    “禀韩老爷,这是军机处廷寄的公文,走得是六百里加急,我家老爷不敢耽误,一接公文和这口箱子就让小的赶紧给您送来,请您签收。”

    韩秀峰觉得很奇怪,心想军机处咋会给他这个在乡丁忧的记名知府廷寄公文,连忙起身接过信袋拆看起来。

    不看不晓得,一看大吃一惊,里头竟是一封皇上的谕旨和一份清单。

    看完谕旨,韩秀峰示意陈不慌打开箱子,请老丈人和费二爷取出箱子里那些精美的小刀、荷包、火镰,对着清单一件件清点,接着核对兵部预发的勘合以及呈递密折所用的皮匣。

    确认一样也不少,费二爷激动地说:“帮办一府团练变成督办整个川东道的团练,不但可代皇上传旨赏赐,还可具折保奏,密折专奏。志行,皇上没忘了你,不然也不会给这天大的恩典,天大的殊荣!”

    段吉庆比费二爷还要激动,看着八仙桌上那些令人眼花缭的东西,用颤抖地语气问:“志行,要不要摆香案先供起来?”

    “这又不是赏给我的,而是皇上命我赏赐给防堵出力的团正、监正和勇壮的。先收着吧,先收好。”韩秀峰接过刘山阳递上的笔一边填回执,一边笑道:“张二,你先别急着回去,我得给皇上上道请安折,这折子究竟咋写得好好想想,等写好了你帮我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张二心想老爷以前说得是一点也没错,眼前这位真简在帝心,真能上达天听,急忙躬身道:“小的遵命,小的不急。”

    费二爷帮着收好皇上赏赐的东西,禁不住笑道:“志行,这旗子是不是该换了,我看不但要换,还得再做几面,不能再跟之前那般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咋换?”

    “怎么也得做三面,做一面将旗,绣一个大大的‘韩’字,再做几面衔旗,‘奉旨督办川东团练’,‘钦赐色固巴图鲁’,‘赏戴从四品顶带’,‘记名知府’,只要有的全做上。”

    想到主帅的官做得越大,勇壮们才有士气,韩秀峰笑道:“行,您老看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谕旨上写得清清楚楚,韩秀峰有权保奏防堵出力的人,刘山阳更坚定了在羊角大营效力的决心,忍不住说:“志行,要不让我去松坎效力吧,在羊角这边没啥意思。”

    韩秀峰岂能不知道他是想建功立业,一口答应道:“行,不过去之前得先在营务处帮半个月闲,等熟悉完情况再过去。”

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